姚永强

在高速公路上行车,系好安全带,事故对人员的伤害会减少80%。遵守这样的规定本应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总有人认为,这些规定是对自己的束缚,并出于各种目的不严格遵守。这就像飞行员和规章的关系,飞行员应该严格遵守规章,但总有人违反规章。规章是飞行真正的“安全带”,如何让广大飞行员养成“一上机就系好安全带”的习惯呢?

刘清贵

仲春季节,飞临四川成都双流机场,从飞机舷窗四下眺望,只见一片片金灿灿的油菜花从宜宾、自贡、威远往川西平原延伸。蓝教员深吸一口气儿,好似清香扑鼻。 吃过晚饭,机组三人相约到双流棠湖公园散步。

刘清贵

  1.小瑕疵带来大漏洞   由于路况不好,机组车行驶缓慢。为了转移注意力,蓝教员给副驾驶小马出了道算术题:90%×90%×90%×90%×90%=?   小马扒拉了几下手指头,没算出来,问了句:“5项连乘啊?”   副驾驶小王见状,掏出手机,按了按,说是0.59。   “加上百分号,就是59%。”蓝教员说,“这说明什么?”

姚永强

当每一次因为机场低能见度而造成航班延误和取消的时候,一些对民航稍有了解的旅客总在问:“飞机不是有盲降设备吗?为什么还不能起降呢?”而事实是,飞行要讲科学,有盲降设备并不代表飞机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天气下起降,盲降并不是盲目起降。

刘清贵

我国民航2016年安全飞行946万小时,同比增长11%,相当于每天飞行2.63万小时,每天有一万多个航班在飞。到今天,中国民航运输航空已经安全飞行2320天,4620多万小时。从世界范围看,我国民航的安全水平名列前茅,运输航空百万架次重大事故率为0.04%,世界平均水平为0.47%。可以说,我们的安全水平比世界平均水平高12倍。

刘清贵

元旦这天,蓝教员带两名学员执行航班任务,早晨出去,晚上回来。副驾驶一人飞了一段,飞得很顺溜,教员放手量大,让副驾驶实实在在过了一天当“机长”的瘾。蓝教员对食物不挑剔,晚上吃一大碗石家庄“板面”就够了。饭后,他端着一杯龙井,便和两名副驾驶神聊起来。

群言堂

2016年12月23日,我国首例因擅自开启飞机应急舱门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公开宣判,认定被告人朴某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鉴于飞机尚未用自主动力,未造成伤亡和重大经济损失,朴某依法免于刑事处罚。2015年2月12日,朴某擅自打开韩亚航空OZ352航班应急舱门,致经济损失3.4万元。

姚永强

飞行作为一个实践操作职业,需要飞行员不断地重复记忆,熟练操纵,培养自己准确判断飞机运动的感觉,让飞机平稳安全地落在跑道上。而这离不开飞行员在五边进近过程中具有方向感、空间感和位置感。

推荐文章
联盟梦断 跨太平洋市场竞争加剧
陈晓宁:机场服务质量高低与主要领导有直接关系
基于系统分析视角的临空经济区“港-产-城”一体化发展研究
促进支线航班量质同增
机场发展临空产业的思考
发展通用航空,福建怎么走?
中国民航业面临的节能减排形势与挑战
基于口岸开放背景下珠港两地机场业务协同的思考
本网站所刊登的《中国民航报》及“中国民航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中国民航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中国民航网 办公电话:010-87387061 传真:010-67355289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十里河2264信箱中国民航报社 邮政编码:100122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
中国民航报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24158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06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1012006036 网络视听许可证0113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