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绑定手机号
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立即绑定
首页>新闻汇总>中国机场
逼停通航机场的超高压线(图)
来源:《中国民航报》2018-04-12 08:38:00

超高压铁塔竖立在园区大门口。(梁永军/摄)

编者按:广东珠三角地区是全国通用航空起步较早、发展较快、产业集群较密集的地区之一。近年来,随着从国家到地方各项有关促进通航发展政策的陆续出台以及低空空域的进一步开放,珠三角地区通航事业出现了蓬勃发展的良好势头,越来越多的企业和个人看好并斥巨资投身到这片蓝海中。然而,尽管近两年通航企业和通航飞行器增加了不少,但飞行量却增加得并不明显,这种"热起来"却没有"飞起来"的现象背后到底有哪些复杂的因素?这篇新闻调查揭示的有关问题值得业内外关注。

今年3月,《中国民航报》、中国民航网记者从广东航空运动协会获悉:珠三角通航作业飞行的核心地带--广州市番禺区--发生了某供电企业的高压线施工严重干扰通航企业正常运营引发的连环维权官司,我们立即前往一探究竟。

高压线与机坪起降点近在咫尺。(梁永军/摄)

飞机根本无法正常起降

广州市番禺区,正是《广州市通用航空发展规划(2016年-2030年)》中明确的打造中部通航服务聚集区与南部相关产业核心区的交汇处。记者赶到化龙镇,沿X295县道公路来到地名为潭山村黄岗的丘陵边缘,“白云航空救援广东基地”(以下简称白云通航)与“蓝澳航空旅游公园”(以下简称蓝澳)两块牌子赫然入目,而一座高近35米的220千伏超高压供电铁塔紧挨围界,高高耸立在大门左侧,塔上八组平行高压线呈东南-西北走向延伸,有近500米高压线正好贴近跑道并穿越园区,高压线与地面树木最近距离目测不到10米。记者辗转联系到园区总经理李义,在说明采访缘由后,他带记者深入园区实地了解有关情况。

李义告诉记者,自己已被这组横跨入园的超高压线折磨多时,被迫打起了维权官司,由于程序、取证繁琐,现在还没有结果,而人已心力交瘁。

记者从大门沿着山坡走上一片垫高的开阔地,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长230米、宽35米的飞行起降场。场内共划出了三个直升机停机坪,而高压线正好凌空压在东南方的跑道边,离跑道直线距离不到50米,高度30米,正好挡住飞行的爬升面、进近面、内过渡面和内水平面,飞机根本无法正常起降。场内空空如也,杂草已开始疯长。

李义带着记者来到飞行起降场东侧的一座小山岗,走进一座占地2000平方米的建筑,里面包括直升机机库和相连的飞行指挥大厅两部分。机库设有标准的七个机位,记者在现场看到停放着三架机身漆有“白云通航”字样的罗宾逊R44型旋翼直升机。该公司的三名机务人员正在做维修保养。走进宽敞的指挥大厅,里面设施一应俱全,既有飞行签派准备室、塔台指挥和机务保障坐席、航行资料准备卡座,还有供航空人员休息的茶座等设施,墙上“紧急救援与你同行赢得时间救护生命”的标语赫然入目,但现场空无一人,桌椅也蒙上了灰尘。

据李义介绍,从2014年开始,他将位于园内的航空旅游区域150亩的土地及附属建筑(包括飞行跑道)的使用权出租给白云通航。白云通航在取得国家民政部紧急救援促进中心的“中国紧急救援”资质后,将该公司航空救援广东基地迁入园区,并将起降场改造成三个直升机坪,作为广州市应急救援、城市消防、紧急事件处置等任务的起降点及直升机人员培训场地使用。高峰期每天有6架直升机驻守基地,正常起降频密,并接受局方安全审计。2016年高压线铁塔建到了门口,基于航空安全原因无法保证正常飞行,白云通航在此的飞行作业和训练也随即停止,将飞行作业业务整体迁往番禺沙湾,仅保留机务维修在园区。

人去楼空的飞行指挥中心

已用十五年 一夕被停航

采访中,李义还原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李义是番禺化龙镇本地人,既是商人,更是个三角翼飞行发烧友。他租了潭山村的这片600亩山地,租期30年,在园区搞起了简易临时起降场,并注册了蓝澳公司。2003年,蓝澳正式拿到民航中南管理局转发的《广州空军司令部关于同意广州市番禺区设立航空运动器临时起降场及试飞的批复通知》和《同意继续使用广州市化龙镇试飞空域通知》,算是正式圆了李义的航空梦。记者在以上批文中看到,其使用空域明确界定为:以该起降场坐标半径3公里范围内,飞行高度300米(含)以下,飞行时间为从早8点至晚18点。2015年12月,“蓝澳航空旅游公园”被广州市政府办公厅发文(穗府办函【2015】143)正式列为《广州市通用航空发展规划(2016年-2030年)》中扶持发展的重点通航项目之一,也是番禺区最早和目前唯一符合“三规合一”已建成的三类通航机场。所谓“三规合一”,是指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城乡建设规划、土地利用规划中涉及到的相同内容统一起来,并落实到一个共同的空间规划平台上,蓝澳公园已被列入政府部门城市总体规划和土地利用规划的总体布局中。

李义介绍,主题公园前后投资3000万元,软硬件设施已经相当完善,并通过引入白云通航应急救援,渐渐有了名气,吸引了很多企业和老板过来咨询洽谈航空项目合作。然而这一切,在高压线架空线路横跨园区后,都戛然而止。

蓝澳机库仍停放着正在维修保养的白云通航的直升机

李义说,2016年6月该电网工程建到蓝澳公园边时,自己正在海外。当他赶回来看到门口的高压线网工程已完成施工,当场傻眼。随后他连续多次到相关供电局咨询,要求出示发改委、国土规划部门用地批文、环保局环评、高压线途经路线走向规划设计图纸,并咨询有关征地补偿方案细节,得到的答复却是“涉密不公开”“自己去查”“现在没有”等模棱两可的字眼,并一直拖延。无奈之下,李义决定自己查个水落石出,一查之下,发现个中疑窦重重。

蓝澳飞行指挥中心和机库一角

规划的蹊跷

疑问一:高压线路规划、环评时,为何没有充分考虑航空安全、供电安全等因素?

记者了解到,这一供电项目属企业基建投资项目,项目投资超过3.6亿元,理应严格按程序立项、规划、设计、拿到市发改委以及市国土规划批文,并做好征地补偿,办齐各种必备手续,特别是必须通过环评,才能最终建设并投产使用。政府明确规定,供电项目涉及国计民生,不能影响沿线居民、企业正常生产、生活,如有影响必须做好前期协商解决,供电部门、施工部门、项目经过的镇村政府部门在项目公示、征地、拆迁、补偿各环节必须政务公开,依法依规。

记者查阅了网上公开相关资料,发现该供电工程2009年就报批立项,但工程一拖再拖,原因是变电站的站址要变更迁移,造成供电线路走向移动,必须走二次报批程序,但记者发现送审报告在规划和环评中仅针对变电站站址,高压线路走向用了“基本不变”的含糊字眼,没有公开线路准确定位走向。记者从卫星图清晰看到,新的变电站站址就在离蓝澳不到700米处。“变电站站址就在蓝澳附近,规划与环评时为何没将航空安全因素纳入评估范围?不顾电磁环境对机场通信导航活动影响的规划是否合理?要经过蓝澳,供电规划、设计、勘探、施工各部门为何事先不来人与我们交涉、沟通?二话不说就开建,实在令人费解!视航空安全和供电安全如儿戏!”李义激动地说。

疑问二:规划自相矛盾,谈何科学合理?

“该供电工程线路规划与广州市颁布的《广州市通用航空发展规划(2016年-2030年)》相冲突。现在的情况是,广州市规划说扶持保护我们,下面辖区做法却来拆台,令人寒心!”李义对记者表示。

记者了解到,蓝澳公园2015年已被列入广州市政府部门城市总体规划和土地利用规划的总体布局中。根据政府前置审批程序,属于广州市的番禺区在审核辖区相关规划时,必须整体通盘考量,包括该供电工程的规划是否与该总体规划冲突,如有冲突,必须相应及时作出规划修改,将蓝澳航空公园、高压线路、变电站等涉及到的相同内容统一起来,并落实到一个共同的空间规划平台上,这样才科学合理。问题是广州市的规划2015年底出台,2016年该供电工程还在施工,遗憾的是至今却没有看到规划部门有何说法,也没有任何补救措施。

“高压线架设在飞行区域,危险不言自明,最终危害的是两方的安全!”李义翻出资料佐证--“2017年10月27日,河南安阳直升机触碰高压线坠毁,造成两人死亡;2014年11月,陕西横山一飞机撞高压线坠毁,致一死一伤……一次次机毁人亡的血淋淋教训还不够吗?此外,这条高压线路还供电给化龙镇、新造镇以及某国有大型汽车企业使用,如此重要的供电工程,万一因与航空飞行冲突引发供电安全事故,后果不堪设想。”李义担忧地说。

疑问三:是迁移机场还是迁移高压线?

“迁移机场不现实”,对此,李义给出否定回答。他拿出园区红线图,“根据蓝澳机场设计走向,跑道东南紧挨高压线,若向西北挪位,则是一面大陡坡,前面就是山岗,对飞行来说不安全。园区都是山岗相连,并没有合适地方选择,况且异地建机场投资很大,耗时很长,牵涉面很广。”李义说,“现在航空业务停止,涉及这个项目的有关部门没有人出面协商,反而不闻不问,令人寒心!不能再拖了,我已经打了相关电网的客户热线投诉,正等待答复。庆幸的是现在未通电,否则一切晚矣。”

记者咨询的供电专业人士表示,如此大功率输电线路碰到这种情况,可以选择拆塔入地铺埋电缆,或更改部分线路走向绕道走的做法。

被迫走法律维权之路

事已至此,李义决定不能再等,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今年1月开始,他陆续将相关的规划部门、环保部门、供电局和辖区镇政府分别告上法庭,请求公开相关规划线路图及撤销环评批复等,这也是广州市涉及航空安全“民吿官”诉讼对象最多的一宗。截至发稿时,案件陆续开始开庭审理,等待法院判决。

李义对这一事件处理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航空公园建在前,高压线铁塔建在后,现在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直接侵犯,所以只有通过法律,将事件在阳光下还原,真相才能大白,维权才是正道。

“这件事不幸发生了,但并没有浇灭我搞通航的热情!”李义说,他看好珠三角通航未来的发展,对此类机场的发展前景很有信心。“航空主题公园可以依托通航,搞运动飞行、应急救援类特殊飞行,市场需求大,将来还可以将资源整合包装,向其他地区复制、推广,发展前景十分广阔。我不会停止通航项目,相信在党的十九大明确‘坚持全面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能得到公正合理的裁决。”

一条超高压线逼停了一家通航机场。对这一事件的最新进展,《中国民航报》、中国民航网记者将继续追踪报道。(编者注:文中的李义为化名)(《中国民航报》、中国民航网 记者梁永军 实习记者冯智君)

责任编辑:wanglei
推荐新闻:
中南空管局组织对汕头空管站天气雷达进...
富蕴机场机坪运行安全管理培训按章运行...
天津机场货运开展安全培训 筑牢安全基础
东航技术公司山东分公司组织技术交流会议
山东空管分局开展空管形象大使直播活动
凤凰涅槃逐梦前行 Ameco华北航线中心成...
南航新疆客舱开展"牢记初心不忘使命"党...
南航海南分公司静态舱落成启用 开启客舱...
华东空管局空管中心开展暑运立功竞赛活动
宁波空管站气象台召开抗击台风“安比”...
西南空管局2018年新员工培训开班
首都机场贵宾公司开展压力管理与情绪疏...
富蕴机场与新疆天成运通航空技术学院签...
西南空管局商务公司组织开展廉政教育学习会
乌鲁木齐机场消防护卫部开展服务质量提...
首都机场动力能源公司做好防汛保障工作
阿尔山机场召开第二季度安全形式分析会
辽宁监管局开展辖区中小机场空管安全大...
西北空管局飞服中心召开安全运行警示会
首都机场医院体检中心智能导检系统上线
返回首页
本网站所刊登的《中国民航报》及“中国民航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中国民航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制作单位:中国民航网 办公电话:010-87387061 传真:010-67355289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十里河2264信箱中国民航报社 邮政编码:100122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
中国民航报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24158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06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1012006036 网络视听许可证0113657